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四十六章 第二个赌

作品:他从下面来|作者:园中葵|分类:奇幻频道|更新:2021-04-17 09:38:53|下载:他从下面来TXT下载
  秦新鹏闭上双眼,感受到了眼前的水泥池子里传出一股阴煞之气。

  心中一惊,同时也一喜。

  “难道变态的张呈良把尸体藏到了这里面?”

  这么想着秦新鹏开启透视眼,朝着水泥池子望去。

  刚开始只是看到黑漆漆的一片。

  其实学校的很多设施仅仅是摆设,例如消防栓,例如灭火器,再比如说这种化学药品处理的水泥池子。

  他存在的意义仅仅是为了应付检查。

  再仔细看,果然看到里面的四个角落,各蜷缩着一具尸体。

  “怎么是四具尸体?”

  秦新鹏不禁疑惑起来。

  看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他也顾不得脏不脏,转了一圈,找到水泥池子的盖子,掀开后,钻了下去。

  顿时一股难闻的刺鼻气味呛得他连连咳嗽,赶紧捂住了鼻子。

  “怎么这么臭!”

  里面空间并不大,他只能弓着腰往其中一个角走去。

  这角落里蜷缩着一具女人干尸,浑身用丝绸状的布料缠着,明显看得出这是个年轻女孩,还被画过妆,精心打扮过。

  因为水泥池子一多半位于地下,此处又是两栋楼之间,常年不见阳光,所以尸体保存相当好,与其说是干尸,还不如称呼湿尸恰当。

  “没错!”

  秦新鹏赶紧转身,走向左侧另一个角落。

  一句差不多的尸体摆在这里。

  再顺时针走向下一个角落,他之所以这么着急,是想弄清,除去三个女孩的尸体外,另外一具尸体是谁的。

  看到第三具尸体后,心中的疑惑瞬间有了解释。

  竟然是生物老师张呈良!

  原来他的尸体在这里,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秦新鹏正想毁掉张呈良的尸体,因为在道学上,这属于“金身”,一旦“金身”被毁,元神或者说魂魄的能力值会直线下降。

  手里的古剑已经举起,他又犹豫了。

  “毕竟和张呈良打了赌,鬼不能欺骗人——如果我现在毁掉他的尸体,是不是算欺诈鬼了呢?”

  稍一犹豫,还是把手缩了回去。

  就在这时候,外面想起一阵听不清是哭还是笑的声音,这声音传到耳朵里,只让秦新鹏觉得毛骨悚然。

  一愣神,赶紧冲出去。

  张呈良就站在十米左右的地方,正冷冷地盯着他。

  “我好像赢啦!”

  秦新鹏直言道。

  “对!你赢啦!”

  “那咱们的打赌……”

  张呈良微微一笑:“放心!我愿赌服输,不过……不过……”

  秦新鹏浑身一怔,担心老变态又有啥幺蛾子:“不过什么?”

  “你觉得我解除她们灵魂封印后,会是最好的结果?”

  这话秦新鹏有点听不明白,忙反问:“你这话啥意思?”

  “她们怨气太重,一旦离开我的掌控,怕是会害死很多人!”

  听到他这么说,秦新鹏忍不住笑了:“你还会担心别人的死活?”

  张呈良也是一声冷笑:“你以为我原因那么说嘛?一旦开始后,其实我根本无法掌控——在害了那么多人后,她们的怨恨和煞气也随之越来越重。”

  “这都是你咎由自取!”

  张呈良点点头:“我知道自己被怨恨冲昏了头脑,尤其是当我从医院出来后,又听到个更加可怕的消息。”

  “奥?什么消息!”

  “我远在四川老家的年迈父母,知道我的事后,相继病倒,没几天就去世了——我连他们最后一面都没见上。”

  说完发出一阵呜呜呜的怪声。

  “你的苦我知道,你的恨我也懂——我父母也是被害死的,至今还没真正查清原因——你这是用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如果你父母在天有灵,你认为他们希望看到你这样?”

  张呈良沉默了。

  沉默了足有一分钟,秦新鹏就这么看着他。

  “好吧!我承认自己错了——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

  “我有办法化解她们心中的怨恨,但没法化解自己心中的怨恨。”

  “你的怨恨?”

  “对!如今我们四个的魂魄属于互相依存的关系,简单说,如果我的怨恨没法消除,她们的怨恨也就没法消除。”

  “你想怎样?”

  张呈良淡淡一笑:“事已至此,真的已经不是我想怎样就怎样了,我只想报仇——至少还我一个公道,否则心中这口气放不下!”

  原来如此!

  “如果我能找到陈建国,以及……以及你的前妻,你希望他们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善恶终有报!如果四年前,我肯定想那他们用刀砍成一块块,然后泡在福尔马林里——不过现在已经想开了,只希望公诸于世他们的丑事,然后让法律给个应有的惩罚。”

  “奥!那咱们就再赌一次!”

  “怎么赌?”

  “还是以一天为期,我帮你完成心愿!”

  “你……你能做到?你到底是什么人?”

  秦新鹏也不想隐瞒,主要是也没有隐瞒的必要。

  “我身份比较特殊。”秦新鹏指了指脚下,“现在兼职给他们打工!以前在派出所法证科上班,和所长刑警队大队长他们都很熟,正常情况,应该可以查到。”

  张呈良似乎有点害怕:“你是阴差?”

  “谈不上吧!兼职的。”

  “那好,咱们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鬼不会欺人。”

  秦新鹏淡淡一笑,轻声回道:“别人我管不了,反正我从不会欺骗贵。”

  …… ……

  初冬的早晨已经挺冷,从新户高中爬出后,秦新鹏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衣服已经脏得不成样子,既有自己的汗水,也有水泥池子里弄的脏东西。

  好不容易拦住一辆出租车,一看秦新鹏浑身脏兮兮的样子,司机咧咧嘴,意思很明显。

  “我多给你一百元!”

  “那……那好吧!”司机勉强才答应。

  上车后,秦新鹏随口说了自己店铺的地址,因为一夜没睡,上车后直接闭上了眼睛,睡了过去。

  “兄弟,到地方啦!”

  睁开眼,下了车,秦新鹏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应该先回家洗个澡,然后换身衣服。

  不过事已至此,也只好先到店里。

  二楼倒是也有浴室,不过那是为刘晓辉特意安装的,倒是也可以用,不过自己没有换洗的衣服啊!

  看看一身脏东西,秦新鹏一咬牙,先洗洗再说,也管不了那么多啦!

  进门后,只有刘晓辉在店里,她看到秦新鹏一身藏样,惊得张大了嘴。

  “你这是去干啥啦?”

  “一言难尽!我得……我得先去洗洗……”

  “奥!”

  秦新鹏赶紧上了,刚拉开浴室的门,身后传来刘晓辉的叫喊声:“等等——先别进啊!”

  声音里带着娇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