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5章她是替身

作品:如此迷人的她|作者:玉堂人|分类:奇幻频道|更新:2021-04-17 09:40:16|下载:如此迷人的她TXT下载
  第15章她是替身

  “什么?

  你真正想当的居然不是医生?

  可你刚刚在船上救人时, 那么专业,那么, 那么好看!”

  她的背脊抵在船舷上, 问他。

  河风从峡谷里吹来,把她前面的发吹得扬起,刚好吹到他驼色的风衣衣襟上。

  她伸出小拇指拢了拢头发。

  拢不动。

  ——几根头发丝缠在了他的风衣扣子上。

  “别乱动, 会把头发扯掉的。”

  他伸手, 替她把缠住的头发丝一根一根慢慢解出来,低着头的样子, 很耐心。

  “是啊。

  如果不当医生, 我就去研究动物学。”

  “动物学?”

  她问他。

  “嗯, 研究鱼类。”

  “你怎么会喜欢鱼啊, 水里游的多没意思, 我就喜欢鸟, 要在天上飞的那种。

  我跟你讲,我要是以后自己一个人住了,我就养只鹦鹉, 叽叽喳喳跟我说话, 说个不停, 正好我话多……”

  “嗯, 看出来了。”

  他抬头, 眼里闪着笑。

  河风仍在继续吹,他手里的发丝也被风吹走了。

  她看得有些怔住了。

  被他放回来的发丝不知道被风吹回了哪里, 她想, 没关系, 终归是在她头发丛里的。

  “那你怎么不去当动物学家,跑来当医生啊?”

  她问他。

  “家里有人病了, 我就去学医了。”

  “这样啊。”

  她怕触及他的伤心事,连说话的声音都小了些。

  他那么周圆的一个人,怎会不懂她的心思,于是笑道,“回去好好准备复读吧,等你考上首医大,我送你一条鱼。”

  “啊?

  怎么不是小鹦鹉!”

  “宿舍不准养。”

  “鱼就可以养了吗?”

  “嗯,可以说养来做实验。”

  “…好吧。”

  “别担心,我送你的,肯定是很漂亮的鱼,叫孔雀鱼。”

  ……

  阮胭在看到张晓兰发的那段话时,她躺在床上,抬眼,只觉得有种天旋地转的恍惚感。

  连眼前的吊灯都变得模糊,光束渐渐旋转,把光阴逼退。

  逼退到六年前的三峡游轮上,十八岁的阮胭,和二十四岁的陆柏良,站在一起。

  长江的风浪打来,船身摇晃,他们的影子也跟着摇晃。

  阮胭闭了闭眼。

  这条鱼,到底还是又被她养死了。

  她回复张晓兰:“知道了,你帮我把鱼捞出来处理掉吧。”

  张晓兰收到消息后,对站在旁边等回复的沈劲说,“夫人好像没有很难过。

  感觉她挺平静的。”

  沈劲嗯了声。

  老爷太黑了,明知道夫人有多宝贝那条鱼,居然让她去跟夫人说,让她来当这个罪人!

  明明这条鱼的死是老爷发现的!

  她还看到老爷还为了这条鱼给兽医打电话了!兽医说鱼是正常老死的,老爷还松了口气!

  “所以老爷,这个该怎么处理啊?”

  张晓兰问他。

  张晓兰看着缸里那条浮在水面上的鱼的尸体。

  往日里漂亮的蓝色鱼尾,断了半截,漂在水里。

  四周还有淡淡的腥气。

  沈劲皱了皱眉:“捞出来扔了吧。”

  “哦。”

  “等一下。”

  沈劲顿了顿,“你把水放干了,然后把这鱼缸和鱼一起埋院子里去。”

  “记得埋在那棵老榕树下。”

  她经常坐在那里看书。

  张晓兰照做。

  沈劲又问她:“她真不难过?”

  张晓兰点点头:“应该不吧,感觉夫人回得还挺平静的。”

  沈劲不问了。

  给顾兆野发了个消息:“你那些女朋友难受的时候,你都怎么解决的?”

  那边很快回了:“‘包’治百病。”

  沈劲皱了皱眉,算了,问这花花公子,没意思。

  他思来想去,还是决定走温情路线。

  于是给阮胭点了一堆吃的,当然,他具体也不知道她喜欢吃什么,好像她也从来没在她面前表现出来过,似乎在餐桌上,他喜欢吃的那几样,她也都没有排斥过。

  于是沈劲照着自己喜欢的口味给阮胭点了一堆……

  而当阮胭收到这堆东西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她都洗漱完了,配送员才敲开她的房间门,“小姐,这是沈先生在我们酒店给您专门定制的晚餐。”

  阮胭:“……”

  这么晚了,沈劲到底知不知道她的职业不允许她吃宵夜的啊。

  跟配送员道了谢,刚关上门,沈劲那边电话就打过来了。

  “怎么样,东西收到了吗?”

  “嗯,收到了,谢谢你。”

  “视频,拆开,我看着你吃。”

  一如既往,命令式的口吻。

  阮胭:“……”

  她到底还是挂了电话,重新发了个视频过去。

  沈劲在跑步,他应该是用支架把pad架在健身室的柜子上和她视频。

  他穿一件白色的运动衫,尖领,有汗水从松垮的尖领里滑进去,野性里带点欲。

  他把跑步机关了,站定,对着视频里的她,说:“拆。”

  阮胭无奈,把包装拆开。

  松露,和牛,鲍菇,鹅肝,蒸炒煮脍,果然没有一样是她喜欢吃的。

  “怎么不吃?”

  他问。

  “吃多了要胖,下周要去拍宣传照了。”

  阮胭叹口气。

  她最近连吃鸡腿都要把皮给撕开了吃。

  沈劲没说话。

  他隔着屏幕打量她。

  人依旧还是那个人,面上的表情也依旧是从前乖乖巧巧的模样。

  却总觉得哪里不对。

  他不喜欢这样的阮胭,或者说,他不喜欢这样对他有些冷淡的阮胭。

  他调了下跑步机的速度,把心里的那丁点冒出来的异样情绪压下去。

  好奇怪,最近越来越奇怪了,他和阮胭都在变得奇怪了。

  他居然开始在意她的心思,而她又变得似乎没那么依赖自己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劲擦了把脸,把脸上的薄汗擦干,思索半天,最后他得出结论:

  “你最近是不是缺钱花了?”

  阮胭:“……?”

  沈劲,他,有毒吗?

  她发现,和他在一起生活两年,她从来没弄懂过他的逻辑线。

  “下周拍宣传照,准备好礼服了吗?”

  “没有,但是品牌方会借。”

  “借?”

  沈劲从跑步机上走下来,眼尾微微沉了沉,“上次你穿经纪人衣服时,我是不是说过不准穿别人衣服了?”

  阮胭在心底叹口气,一件晚礼服动辄六七位数,圈里有几个演员不是穿赞助商借的,她一个刚拍一部戏的新人,件件都买新的,是嫌自己的黑料太少了吗。

  她不想和他这不食肉糜的人多加争辩,回答他,“知道了。”

  沈劲这才心里舒坦点了,挂电话前,嘱咐了她一句:

  “早点回来。”

  “嗯。”

  挂了电话,阮胭揉了揉眉心。

  睡觉前,她想,“张晓兰”又死了。

  这是不是意味着,她和沈劲的关系也可以终止了。

  *

  谢丏是个效率极高的导演。

  很多投资人喜欢找他的原因只有两个:一是他能赚;二是他能省。

  能省钱,能省时间。

  《两生花》前前后后在全组加班加点地赶工下,只花了两个多月就拍完了。

  紧接着,一回到临江,他就又雷厉风行地开始联系摄影师拍宣传照。

  中途不给人留个喘气机会。

  阮胭还听到他和陈副导开玩笑说:“花了这么高片酬请演员,当然是,只要用不死,就往死里用。”

  阮胭在门外,心情就,很复杂。

  抵达临江,是在早上。

  过机场安检时,还有人把带着口罩的她认成了宋筠,找她要合影签名。

  阮胭无奈地笑笑,也不忍戳破她,陪她合了影,然后当真给小姑娘签了“宋筠”两个字,小姑娘开心得直乐乎,末了,还夸阮胭:“宋姐姐,没想到你真人比电视上还要好看,而且连字都这么好看。”

  小姑娘看着写真上龙飞凤舞、骨架饱满的“宋筠”两个字,发出了由衷的赞叹。

  邢清来接她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副场面——

  小姑娘拉着阮胭,一口一个“宋老师”叫得亲切。

  阮胭居然厚脸皮地一边应好,一边摸着小姑娘脑袋让她好好学习……

  等人走了,邢清才冲她挥挥手:“这边,傻子。”

  阮胭拖着行李箱,大步走到邢清面前。

  邢清看着她,“没见过你这样的演员,被人认错了,不但不生气,反倒还笑眯眯认下了,是被人叫宋筠替身叫上瘾了?”

  阮胭笑:“不是,我提前感受一下像宋筠那么红的感觉不行吗。”

  邢清走到车前,替阮胭把行李放进去。

  啪地一下,车后盖合上,她才说:“我觉得你以后会红,而且,肯定比宋筠红,我是认真的。”

  “我知道。”

  阮胭看着她,抬了抬眼尾,说,“因为我也是这样觉得。”

  说完,两个人相视一笑。

  开车的时候,阮胭问她:“我们直接去公司吗。”

  “嗯,谢丏简直压榨人,他提前和杂志社约好了,今天下午我们先过去和杂志社沟通选题。”

  “那还真是把我们‘往死里用’。”

  阮胭看了眼导航仪,问她,“不过我们怎么不直接去杂志社?”

  “亲爱的阮女士,这我可就得问你了。

  你惹上那么一个高富帅男朋友怎么不告诉我?”

  邢清等红灯,扫了她一眼,眼神凉幽幽的。

  “什么?”

  “还装。

  方白都跟我说了,上次你手摔断了,在片场急匆匆把你抱走,还对谢丏都发火了的那个,不是你男朋友?”

  邢清握着方向盘,眼神都不多给她一个,“况且,就今天这阵仗,你说那不是你对象我都不信。”

  阮胭问她:“今天发生了什么事?”

  邢清踩了个刹车,这下真的是一脸惊讶了:

  “不会吧,你不会真的不知道吧?”

  “你对象他装了一车的高定礼服送到我们工作室来。

  真的是一车!塞都塞不下的那种!我打开车门的时候,有好几大盒都稀里哗啦都滚了出来……”

  听她这描述,阮胭也不敢想象那个场面。

  “就是用这辆车来的,我现在握着这个方向盘,坐在车厢里,感觉都是金钱的味道……诶,话说回来,你不认识他的车?”

  阮胭摇摇头。

  沈劲有很多辆车,这辆SUV他不常开,她也不认得。

  邢清一下就明白了,在心里咂舌,这得有钱成什么样,才能这么任性。

  原本想吓唬吓唬责备她一下的心也没有了,转而开始八卦:“你和你对象怎么认识的啊?”

  阮胭愣了一下。

  对象。

  恋爱对象。

  她想了又想,却始终沉默着。

  就在邢清以为涉及到了她隐私,她不会回答的时候,她又忽然开口了:

  “我和他,是在一辆去三峡的游轮上认识的。

  游轮也分一等舱,二等舱,三等舱。

  我那时候刚高考完,就是一个刚打完暑假工的穷学生,没钱,当然是坐三等舱了。

  后来遇到船上的导游推销天价人参,我怕他上当受骗,出言阻止了他,于是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但事实是,他在随后又买下了那支贵得令人发指的人参。

  他说:“她也不容易,是位很负责的导游,照顾了我们一周,帮她购买一单,就当是谢礼吧。”

  而从后来他们熟悉之后的交谈中,她才知道,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其实他不想当众给他人难堪——

  在阮胭站出来说她“坑人”后,在全船大半乘客都用怪异的眼光打量那位导游后,他那时买下那根人参,实在是太会为人解围了。

  这就是“陆柏良式温柔”。

  喇。

  车子稳稳停在公司前,邢清直接带阮胭去了公司的更衣室。

  她一推开门,原本空旷的房间,全都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晚礼裙。

  有的镶了蕾丝,有的嵌了碎钻,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都是高定,没有哪条少于六位数。

  一条接一条地被挂在墙上,衣柜里,甚至是门背后……

  到处都是,挂满了。

  阮胭真的被震惊到了。

  “怎么样,浪漫吗,幸福吗?”

  邢清问她,“就这阵仗,挂衣服的时候,整层楼都是女生们的尖叫,都在说以后得给这衣帽间上个保险杠。”

  阮胭说不出话来,她只觉得沈劲疯了。

  她无法欣赏这种所谓的浪漫。

  这种高调,对她平稳的生活是种打扰。

  这种被放置在众目睽睽之下的“示爱”,只会让她觉得无比尴尬。

  她甚至无法想象,在尖叫之后,这层楼的女生们该用什么样的眼光去看待她、评判她,而她之前在网上尽力撇清的包养传闻,是否又会换一种方式卷土重来。

  阮胭稍稍捏了捏手心,努力平静地说:“是该上个保险杠。”

  “是吧。”

  邢清傻乐呵。

  “然后一辈子也别打开这间房。”

  说完阮胭转身就走,干脆又利落。

  “欸,去哪儿啊胭。”

  “去杂志社,商量主题。”

  “咱们不带礼服过去?”

  除非她是脑子被门夹了才会穿这些动辄就六位数七位数的礼服出去招摇过市。

  “不带,品牌方会赞助。”

  *

  帮忙拍宣传照的杂志社叫《本质》。

  是一本准一线期刊。

  意思就是,如果在纸媒最繁盛的时代,它就是家喻户晓、人手必备的杂志。

  但如果说是在如今这个各类自媒体方兴未艾、纸媒日益凋零的时期,那么它除了一个在时尚圈尚算高级的地位,再无其他优势可言。

  谢丏那边提前联系的摄影师叫成俞,从事人物写真已经二十多年,是位德高望重的先锋摄影师,拍的照片都很有艺术感,也拿过很多奖,算是业内比较抢手的摄影师。

  很多明星,都想让他帮忙拍照。

  谢丏能联系上他,想来的确花了不少功夫。

  只是……

  “请问成老师在吗?”

  在等了快一个小时后,喝了一个小时的“茶”后,邢清终于再也忍不住,问一个摄影助理。

  “呃,他,他,我也不太清楚。”

  小助理胆子小,不敢说实话得罪成俞,又不敢说假话欺骗阮胭他们。

  “他究竟来没来?

  我们已经等了快一个小时了。”

  “要不,阮姐,邢姐,我们去咖啡厅等一下吧,我们杂志社的咖啡很好喝……”

  “不用了。”

  阮胭出声,视线越过小助理,看着和成俞一起走出来的宋筠,以及另一个高挑的女人,她戴着口罩和墨镜,看不清脸。

  三个人一路相谈甚欢。

  隐有一两句谈话泄出来:“你放心,筠筠,叔叔肯定不会让她好过的。”

  成俞说完这句话时,阮胭注意到,那个戴着口罩的女人脚步一顿,微微摇头,墨镜外露出的眉目皱起,那都是表示不赞同的微表情。

  果然,才说完这句话,他们就来了会客厅,和阮胭等人的视线在空中一撞,尴尬毫无征兆的像水涧一样泄出来。

  成俞很小声地对小助理说:“不是让你把人带去咖啡厅晾着吗,放这儿什么意思。”

  小助理说:“她们不去啊……”

  邢清性子急,不想和他们废话,“我们过来和成老师定选题。

  谢导那边想必也和您沟通过了,这次电影宣发要得很急,所以我们也是真的耽误不起。”

  “嗯。

  可是我最新的一个选题,已经在刚刚和宋筠他们团队谈妥了。

  如果你们急的话,我还是比较建议换一位老师……”

  邢清直接把原本在手里翻阅的杂志,啪地拍到桌上,打断他,“成老师,你什么意思,早在十天前我们就联系您了吧,如今临门一脚又说没时间、没主题了,虽然我们没签合同,但良心总不能不要吧。”

  成俞一脸歉意:“对不起,真不是故意的,实在是帮不了你们,选题策划案我已经给了宋筠了。”

  阮胭看了眼宋筠,她下巴微抬,稍许的得意从眉梢上流露出来。

  果真演技不过关,连点喜都藏不住。

  她这样想。

  转身,她就拉着邢清走了。

  “不用了,我们走吧,邢清,打电话给相熟的摄影师,看他们能不能抽出档期,另外,赶紧去找两个工作经验丰富的策划,把选题报上来,我们直接审核确定,然后交给摄影师进行筛选。”

  “好。”

  两个人踩着高跟鞋稳稳地往外走,尤其是阮胭,她仿佛一个没事人一样,似乎这个麻烦对她来说完全不在意。

  “等一下。”

  忽然有道柔顺至极的女声响起。

  那个高个子女声摘下了口罩和墨镜。

  五官彻底露出来,把邢清看得心头一跳。

  这个女人……

  怎么和阮胭这么像……

  比宋筠像阮胭多了!

  尤其是那双眼睛。

  如果说阮胭和宋筠的凤眸,是七分相似,那么眼前这个女子,倘若同时蒙住她与阮胭的半张脸。

  不让眼里的情绪泄露,恐怕连邢清也分不清。

  “您是?”

  邢清问。

  “宋叶眉,我的姐姐。”

  宋筠说这话的时候,分明是该对着邢清表达,偏偏那双眼却紧紧盯着阮胭身上。

  是熟悉的看好戏的眼神。

  “阮小姐好。”

  宋叶眉看着她。

  阮胭对她微微点了点头,“宋老师也是摄影师吗?”

  宋叶眉没说话,成俞先替她把话说了:“叶眉是摄影专业的科班出身。

  拍的东西很有灵气,她也早就拿了很多国内外的大奖了。”

  宋叶眉没理会成俞的追捧,只是温和地看着她:“阮小姐愿意和我试一试吗?

  我们拍‘海水边的阿狄丽娜’。”

  阮胭只打量了她片刻,便说:“好,明天我们就来试拍。”

  “嗯。

  只是,我们这里还差一个道具——一艘具有年代感的汽艇。

  我们现在能借到的游艇都过于崭新,不具有入镜的艺术感。”

  宋叶眉停了下,看着阮胭她们说,“如果能借到的话,当然最好。

  借不到,我们再想办法。”

  她说话的声调温柔又有力量,让人不自觉点头。

  宋筠立刻笑了下,“还去借什么,劲哥那里不就有一辆吗?

  让他找人开过来就是。”

  宋叶眉摇摇头:“那是阿劲他父亲从前送他的十周岁礼物,他嘴上不说,但我看得出他很珍视。”

  “再珍视,你开口,他还有不借的道理?”

  宋筠冲宋叶眉挤眉弄眼,那是只有她们两个人能懂的默契 。

  宋叶眉无奈地叹口气,问阮胭:“你们介意再等我一会吗?”

  阮胭依旧是淡淡的笑:“不介意。”

  宋叶眉拿出手机,给沈劲打电话过去。

  那边几乎是只响了两秒钟,就立刻被他接了起来。

  宋叶眉走到窗边,声音低低的,依旧那温柔又坚定的调子。

  他们不知说了什么,她的嘴角始终挂着恬淡的笑。

  到了最后,她低声喊了句:“阿劲。”

  是无奈的语气。

  于是,便挂了。

  宋叶眉朝他们走过来,笑着说:“明天我们去试拍吧。”

  宋筠忍不住又偷偷观察阮胭脸上的表情,然而,却依旧令她十分失望。

  阮胭仍是那副清淡冷颜的模样,没有一丝变化,好像只是在看一个陌生的女子给她陌生的男朋友打电话一样。

  高高挂起,事不关己。

  甚至最后还对她们说了句“谢谢宋老师。”

  才离开。

  *

  回去的路上,已经是傍晚。

  街边的霓虹灯亮得璀璨,邢清开车,窗外的灯就变成流星横向划过去。

  邢清跟阮胭感叹:“看来讯科的总裁果然名不虚传,一辆游艇,说借就借,估计那宋叶眉开口,他怕是送也愿意。”

  阮胭嗯了声。

  没多说。

  邢清继续和她唠嗑:“欸,我看你家那位出手也不赖,是哪家的公子?

  啥时候带出来见见,让我也感受一下想坐游艇就坐的滋味呗。”

  风呼啦呼啦的吹,阮胭还在看街角的灯,但车速开得太快。

  没有一盏灯是她能看得清楚、抓得明白的。

  于是,隔了会,她说:“也不是我家那位,马上就要分了。”

  邢清刺啦把车刹住:“什么,你要分手?”

  “嗯。”